• <acronym id="bheaa"><strong id="bheaa"></strong></acronym>

    <pre id="bheaa"><del id="bheaa"></del></pre>

    <td id="bheaa"><ruby id="bheaa"></ruby></td>
  • <li id="bheaa"></li>

    <table id="bheaa"><ruby id="bheaa"></ruby></table>
      商水縣長熊和平受賄案再起波瀾:行賄者稱作了偽證
      發布時間:2019-09-16 發布者:文案編輯 來源:原創/投稿/轉載

        2018年12月29日,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刑事裁定:2006年至2017年,熊和平擔任周口市環保局副局長、局長,商水縣縣委副書記、縣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66人錢物價值235.4萬元。熊和平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

        從去年年底開始,熊和平妻子劉麗多次向上游新聞反映,該案中,法院認定的行賄者中,有幾個人承認作了偽證。

        原商水縣政府系統一名享受副處級工資待遇的官員張天(化名)在按有手印的材料上說,自己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按照辦案人員的說法作了證明。

        1985年,21歲的熊和平從警校畢業,進入商水縣公安局。1994年,熊和平從派出所指導員的任上離開公安系統,擔任商水縣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辦公室副主任。

        1996年,熊和平離開商水,調任到周口市委政法委研究室副主任;2004年,熊和平步入“縣級常委序列”,任鄲城縣政法委書記;2006年,他又調回周口,先后擔任市環保局副局長、局長。

        2018年8月30日,西華縣法院一審認定熊和平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2018年12月29日,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駁回熊和平上訴。

        (2018)豫16刑終675號刑事裁定書顯示,2006年至2017年,熊和平擔任周口市環保局副局長、局長,商水縣縣委副書記、縣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非法收受66人錢物價值235.4萬元(其中現金208.1萬元、大眾途觀轎車27萬元、購物券面值0.3萬元)。換句線余年的時間里,熊和平年均受賄20多萬元。

        周口市中院認定了熊和平的65起受賄事實,其中24起是熊和平在擔任市環保局副局長和局長期間所收受。行賄人員為企業老板的有16起,行賄目的均為求得照顧企業項目環評審批。行賄人員為周口下轄縣市環保局長的有8起,行賄目的均為求得工作照顧。剩余41起認定的受賄事實中,只有一起行賄人是建筑商人李某和孫某,法院認定熊和平幫助他們獲得了工程項目。其余40起的行賄人為商水縣多個局的局長、鄉鎮鎮委書記等,官員們的行賄目的是職務調整及工作照顧。

        上游新聞記者梳理一審和終審裁定書發現,66名行賄者中有48人為政府官員。熊和平妻子劉麗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這48人中,沒有一人因行賄行為而受到處理。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2016年4月18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數額在三萬元以上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條的規定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行賄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三萬元,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三百九十條的規定以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

        裁定書載明,2016年春節前到2017年春節前,熊和平在其辦公室內分三次非法收受原商水縣某某鄉黨委書記為求得工作照顧所送人民幣共計15000元。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法院認定該鄉黨委書記行賄15000元后,其不僅沒有受到處理,反而仕途頗為順利升任該縣某辦主任。

        熊和平的兒子向上游新聞記者表示,受賄者鋃鐺入獄,48名行賄官員卻沒有一人被追責,這讓他想不通。

        商水縣一些受訪老干部認為,如此之多的官員涉熊和平受賄案沒有被處理,或是為了保護干部隊伍的穩定,或是另有隱情。

        上游新聞記者了解到,前幾年中部某地級市公安局長落馬,部分行賄者被追究了刑事責任,部分行賄者未被追究刑事責任。

        熊和平遞交給周口市相關部門的請求書顯示:他在被傳喚到案后,周口市和西華縣檢察院偵查人員對其采取刑訊逼供的方式逼取“口供”,迫使其在生不如死的狀況下,違背真實意思,按照要求編造全部的受賄事實。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