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bheaa"><strong id="bheaa"></strong></acronym>

    <pre id="bheaa"><del id="bheaa"></del></pre>

    <td id="bheaa"><ruby id="bheaa"></ruby></td>
  • <li id="bheaa"></li>

    <table id="bheaa"><ruby id="bheaa"></ruby></table>
      珠峰8000米大“堵車” 登山者目睹一女隊員滑墜
      發布時間:2019-05-27 發布者:文案編輯 來源:原創/投稿/轉載

        這是2019年5月,珠峰南坡春季登山季的場景。尼泊爾政府部門的統計稱,這個登山季已有14人死亡,另有3人失蹤。5月26日,川藏登山隊隊長蘇拉王平告訴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他們是2019年第一支登頂珠峰的隊伍,“堵車”事件發生在他們下山以后,主要原因是孟加拉灣氣旋引發珠峰大風大雪天氣,縮短了登頂的窗口期,幾十支隊伍集中在5月22日登頂。在8500米以上,特別是希拉里臺階,上下山只有一條窄路、一條繩索,于是200多人在這里“堵車”,有人缺氧遇難。

        這是汝志剛第一次登頂珠峰,也是讓他終生難忘的一次經歷。在登頂過程中,他看到有人患上雪盲癥,直升機將其吊了下來。

        汝志剛說,5月21日晚上7時許,所有等候“沖頂”的隊伍都出發了,當時預測的最佳沖頂時間僅21-23日三天,“四號營地出發就已經開始輕微‘堵車’!

        經過一個通宵徒步,5月22日凌晨5點,汝志剛抵達8700米的希拉里臺階下方,“這是一個小山峰,所有人在山脊線上行走,是一個單行道,上和下都經過這里!

        汝志剛到這里時,被堵了一個半小時,然后才登上8800多米的臺階,這段距離在平地上只要7-8分鐘!耙驗榈谝慌琼數年爢T要下來,兩端的人堵在了臺階上。下山的人堵了3個多小時,當時非常寒冷,現場寸步難行!

        22日上午7時26分,汝志剛登頂后停留了半小時,當他下山至希拉里臺階時,再次“堵車”。等候一個半小時后,人群緩緩行動,“走到希拉里臺階中部,又堵車了!

        這一次“堵車”,所有人半蹲在一片冰壁上,一個斜坡讓人直不起身!鞍攵滓粋半小時,雙腿已經發麻!比曛緞傉f,這時大家都希望有經驗的向導站出來,像交警一樣疏通一下交通。

        “最后有人站出來,讓登頂的人先下!比曛緞傉f,這時下山的人群狀況不斷,缺氧和體能耗盡的情況出現,一名女隊員在8700米處已經耗盡體能,嘴里說著胡話。

        當汝志剛路過這名女隊員,下行100米時,突然前面一名男子“哇”的大聲叫起來!拔铱吹揭粔K黑色物體向我滾來!比曛緞傉f,他雙腿跳起來,黑色物體從雙腳下滾過去,他才發現是剛剛那名女隊員。

        “我和她在一根繩上,她被繩結攔了一下,我也被繩子絆倒,羽絨服被她的冰爪扎了幾個洞,還好人沒事!比曛緞傉f,5月23日,在二號營地休息中,他得知這名滑墜的女隊員已經遇難。

        川藏登山隊隊長蘇拉王平說,登頂珠峰,每年排隊都會出現,只不過今年更為集中,“跟攀登隊員人數沒有關系!

        尼泊爾政府公布的數字顯示,這個登山季,一共有381位登山者獲得了攀登許可,考慮到每一位登山者至少雇傭一位登山向導,估計攀登珠峰的人數多達1000人。

        “每年都差不多這個人數!碧K拉王平說,根據往年經驗,登頂窗口期在5月15日前后,但是今年突然遇到孟加拉灣氣旋路過喜馬拉雅山脈,導致珠峰的風特別大,“整個登頂窗口期壓縮到了22號以后”。

        蘇拉王平的隊伍是2019年第一支登頂的隊伍,5月15日便登頂后下山!拔覀內藛T準備充分,不僅有當地夏爾巴人幫忙運輸,還有自己的向導!碧K拉王平說,他們5月12日開始登頂,但其他四五十支隊伍由于物資還在運輸中,不能這么早開始組織登頂。

        “像去年,連續10多天都是好天氣,大家可以錯時登頂!碧K拉王平說,今年登山隊伍已經等了50多天,5月22日后的窗口期只有5天左右,大家都不想錯過今年最后一個窗口期,否則前功盡棄,“200多人無法錯開,就出現了排隊等候的情況!

        蘇拉王平說,“堵車“發生在希拉里臺階,這是登頂的必經之路,而且在山脊上,有人體能崩潰讓不開路,其他人就過不去,“有兩個人因為‘堵車’遇難,可能是氧氣不夠了。我們還沒離開大本營的時候,已經有兩個人遇難,一個是俄羅斯人,后來還有一個印度的!

      熱點推薦